二次元杂货铺

这里有各种动漫图片,还有cosplay展览。如果你也喜欢二次元萌物可以移步本人独立博客:www.souacg.com

一个和尚的自白(转载)

白驹过隙,时光掠影。半年前我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,现在却在松江大学城十里外的一个小庙皈依了佛门。

学校里太天真,社会上太复杂,自己学业受困,又感情受挫,备受打击。加上平时就喜欢看点经书,觉得这上面说的倒也实在,多一物就多一心,少一物便少一念。佛是不分是非不分喜悲的,见有缘的教他度化,见无缘的教他轮回。都说佛法不二,可是我却二了,迷茫了,就遁了这空门。

一个叫空舟的和尚收下了我,老方丈说我师傅度不了人,也难自度,所以才赐名空舟,由他自横,挺帅气的一个法号。不过近来和尚也喜欢走小清新路线,类似的法号也就逐渐多了起来,小众变成大众感觉就像变了味。据说现在还有尼姑叫安妮叫薇安的,让人听着总是慎得慌。

这真的是一座偏僻的小庙,平常也没什么香火,每天只是偶尔会来几对大学生情侣,善男信女般地问问姻缘,配配星座,求求签。顺手拍下几张破庙照,便幸福地向小旅馆奔去。正所谓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有些东西或许真的早已冥冥注定,信则有不信则无。

空舟师傅给我起了法号“除尘”,取的是除却红尘之意,并且让我负责打扫寺院,我才发现原来除尘是这么个意思。我还有两个师兄一个叫了尘,一个叫去尘,在我来之前都是负责打扫寺院的。可是红尘万丈,又怎是你我能够除却的,半年来我每天都希望尽快来个师弟,可以叫吸尘,无奈红尘滚滚,你我皆逃不过被俗事所累的命运。

诸微尘,如来说非微尘,是名微尘。如来说:世界,非世界,是名世界。这话讲的多风骚,简直无懈可击,一点漏洞都没有。刚测漏了一点点,又瞬间给堵上,吸干了。要是我早点知道这些佛法,一定和前女友说喜欢你,非喜欢你,是名喜欢你。真的不知道喜欢你什么,如果确定知道喜欢你什么,就是不够喜欢你。正是因为不确定喜欢你什么,所以才是这样喜欢着你,这还不把姑娘哄得花枝乱颤,梨花带雨的。

可是回头想想即便如此又怎样呢,人生如此,非枯非荣,非假非空。不管是孤城万仞山,还是溪山千古秀,漫漫人生路,总会错几步。难免少不了临别时的抱拳,少不了那一句后会有期,可我们都清楚那往往就是后会无期。

我也自知执念太重,入庙的决心不明,又没定期写思想汇报。思想这东西最是玄妙,有的时候看一看苍生,就体会了生命之机,有的时候,什么都不稍去想,只自觉心安,东南西北便都好。幡随风动,人随心动,究其人的一生,都在辩证的看问题,思想的矛去戳思想的盾,再换更锋利的矛,换更坚固的盾,继续戳,不停地戳。

很多时候,我们就在这矛盾的枝枝蔓蔓中,迷失了方向。这个世界就像棵倒长的大树,下面是无数个分叉的入口,顶上是一个相同的根,根上坐的便是心中的佛。又或者世界是两棵长在一起的树,枝蔓相连,分叉相通,底下和顶上的根都坐着心中的佛,本来是佛,尽头也是佛。我们在追寻尽头佛的时候,却不知已经硬生生地离本来佛愈来愈远。

我们在枝蔓中迷失,不知道要做什么,为自己做的一切,终会烟消云散,为别人做的一切,即使身形幻灭也会不朽。不能再想了,要是我突然顿悟,立地成佛,岂不自寻烦恼,还是在小寺庙当我的小和尚吧。听说现在去大寺庙出家,还要有毕业证,英语证,计算机证……就差结婚证了,这远比不上敲我的木鱼,念我的经来的实在。

马上又要到考大学英语四六级的日子了,近日庙里的香火突然又旺了起来,其实放下真的很容易,可是做起来却那么的难,诚然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,说的就是这个理。多少求索者以为自己由迷到悟,其实放下了又何所谓迷,何所谓悟?

一个木鱼轻轻敲,敲一声木鱼,断一丝尘念;一串念珠慢慢数,数一个念珠,剥落一个念头。念珠数尽,重头再来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