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次元杂货铺

这里有各种动漫图片,还有cosplay展览。如果你也喜欢二次元萌物可以移步本人独立博客:www.souacg.com

我不想念------

我生命里的第一个男人,叫他A吧。

毕业后为了A留在这个有着灰色的城墙和八百万人口的嘈杂城市,天气阴霾、交通拥堵。为了减少开支,我们租了民房。A说这是看过无数房子中性价比最高的了。房子背阴,常年见不到阳光,总让我觉得有种发了霉的味道。到了冬天,被子也是潮湿的。常常忘记烧热水的我咬着牙用刺骨的井水洗衣做饭。

刚毕业的孩子总是有种莫名的冲劲儿。我应聘到一家只有6个人的小公司,工资很低,我便选择一块五毛钱的菜夹馍作为早午餐,晚上去挑菜市场里最便宜的剩菜。有一次我的工资拖欠了半个月才发,自己便活生生的吃了半个月的斋。A很不解,说你向来不是无肉不欢的么。我笑笑说我减肥。其实后来我常常在想,那个时候我本可以说实话的,经济上的困难两个人共同承担,何况他是我的男人。可当时的我执意一个人扛,我不想让自己心爱的人受一点点苦。

A也是疼爱我的。菠萝刚上市的季节,我说我想吃菠萝了。那天A的身上没有带太多钱,他用自己的晚饭钱给我买了个菠萝然后饿着肚子回家,得知后我哭笑不得,直骂他是个白痴,他却红着脸在一旁笑,害羞的像个孩子。我知道,他是个不善于表达的人。

这段经历大概是我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。没有经历过苦难的人不会知道幸福的来之不易。在那之后经济好转一些了,我们一周吃上一次我最爱的红烧肉,有余钱的时候看得上一场半价电影。我是知足的。

然而四年后,被大家看好的我们还是分了手。

后来,我有了B。B是个比我小五岁的男孩,没有人看好我们的恋情。可我一意孤行。那时候我患了风疹,医生说是因为长期居住环境不佳加上自身身体素质不良导致的,需要长期治疗。这一年,是我的本命年。

人都说本命年是很背的。一开始我还不信邪。吃西药,不管用,熬中药,没效果。后来找到一个皮肤病专家,给我开了一种针剂,名字我忘记了,只记得这个针剂打下去会在两个小时内发烧到40度。在这期间需要卧床盖好被子,不能受风。我称之为命运的洗礼。接受洗礼的时候,我额头的汗滴直往下淌,浑身奇痒无比。好在B一直陪伴着我,让我的精神世界没有塌陷下去。他喂我喝水给我擦汗,整夜整夜的守着我不睡觉。那时候,我们因为看病花了不少钱,生活条件很拮据,他便每周从自己的家里拿些好吃的和补品过来。我知道我比他大了五岁所以他的父母不喜欢我,我也知道为了陪我他和家里吵的架不计其数。所有的所有,我都心存感激。

只是后来,我一直坚信不会因为外界因素改变的感情还是破碎了。分手那一天我们坐在公司对面的马路边上喝酒。我说不管怎样还是感谢你在我的生命里出现过,让我相信爱情的美好。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真他妈的矫情。

10年夏天我很颓废,换了工作,也搬进小区高层。我不再有家。下了班我经常酗酒和泡吧,回到房子倒头就睡。我开始以一种没心没肺的姿态生活,朋友调侃我活的像个爷们儿,而只有我清楚的知道,自己的生活中缺少了一些真实的东西。

再后来,C出现在我生活里。他受过些感情创伤,我们小心翼翼的相处,但几个月后便分手了。对于这段感情我是很认真的,相处起来却总感觉很肤浅,也许我们缺少一些刻骨铭心的经历吧,好像没有什么可以用来维系感情。我们依然保持联系。他就像强心剂一样,偶尔知道他的消息,让我维持仅有的一点点心跳。只是我不知道他的心里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有着许多纠结和无奈。我们从来没有聊过这个话题,甚至我们的开始和结束都没有一句明确的话语。我们都长大了,以一个成年人该有的姿态生活,很多东西已不愿再去追究和争执,也不愿再去对谁敞开心扉了。朋友问起,我就笑笑说,这样挺好的。

我每天看着这个世界发呆,看着周围的恋人们分分合合。我在朋友面前充当着各种知心大姐、大哥、大姨、大婶的角色,然后看着他们在我面前上演一幕幕喜怒哀乐。其实我的心里一直挺压抑的。我总觉得自己像个因流产导致不能生育的妇女。恋爱,也变得像怀孕一样是件奢侈的事情。我在这座城市里客居了7年,好的坏的,开心的难过的,仍历历在目。现在的生活条件有所好转,我不用再省钱吃夹馍或者为了治病花光所有的积蓄了,当然也不会再有人为了给我买菠萝不吃饭。可是如果不是这样,我用什么来证明感情的纯粹,用什么来刻骨铭心呢?我常常在思考。怅然若失。

9月初秋,渐感凉意,连续下了一周的雨。在这季节交替的雨天里,我的风疹又犯了。可这次我没有去看医生。因为我知道,没有人再会整夜整夜的守着我为我擦汗了,没有人再让我靠在肩旁轻声呢喃。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。听着窗外淅沥的雨声,我轻轻关上窗,为自己拉好被子,跟没有人,说晚安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