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次元杂货铺

这里有各种动漫图片,还有cosplay展览。如果你也喜欢二次元萌物可以移步本人独立博客:www.souacg.com

不存在的女友

有一年圣诞节,室友和女朋友约会去了。我一个人在房间里。我把浴室的灯灯开,把热水灯开,浴室里就雾气腾腾透出光亮,像一个神迹显现。我在隔着一个客厅的房间里上网,写日志,发微博,假装自己正在等一个女人洗完澡,出来陪我做爱,但其实水是我开的,浴室里没人。

我的室友回来了,带着一个女孩,他很吃惊的看着浴室。

“你带了人回来吗?”

我本应该诚实,但真相太可悲了,我回复的是:“嗯,我带了人回来。”

他拍拍我,说好小子,真看不出来呀,那就不打扰你了,便神色隐秘的一笑,和他的女友钻进他的房间了。

但其实浴室里没有人,水是我开的,过了一会,我觉得这样很浪费,就把水关了回到自己的房间睡着了。

后来我的室友就跟人说,我有一个女友。别人就一问我,你有一个女友吗。我怎么说呢。我只能说是,嗯,我有女朋友。

因为我不能告诉他们水是我开的,卧室里没有人。

所以我度过了一段麻烦的日子。我不能和朋友们出去了,因为他们听说,我有个女友。

“去陪你的小情人吧”,他们一群人哄着赶走了我。

工头福利发电影票,他们给了我两张,我装作很感谢的样子,可是我从哪儿找另一个人陪我去看电影呢。所以我一个人,旁边的位置上放着我的爆米花。

“你和你的女朋友吵架吗?”他们问我,我该怎么回答呢。我说,不经常吵,这是真的,嗯,我们没吵过架。

有些时候他们看见不到我的女朋友,就很奇怪,为什么见不到你的女朋友呢。而且有些心直口快的女孩说,你从不给你的女朋友买东西,还说,不吵架,就是冷战了,分手了。所以我被她们拉着买了一些女人的小玩意,有些东西真的不错,我想,在我送给她的时候,她会很高兴吧。

后来他们还是没有见过我的女朋友,一直都没有。我怎么办?告诉他们浴室里没有人,水是我开的?不行,我说不出口。没有办法,我买了一些卫生巾,不常见的型号,还有唇膏,一些粉底。

有人走进我的房间,说这些东西是谁的。

“那些是我女朋友的,因为她有时候在我这里过夜,所以我为她准备了一些常用品,比如卫生巾,这个是她特别用的那种。”

女人听完泪眼婆娑,揪她男友的袖子,你看看人家的男朋友!他身边的男人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。

谁会不信我呢?谁会不信我有个女友呢。只是她性格怪异,不爱见人而已。

我隔三差下给卫生巾滴上可乐,扔进厕所的垃圾桶里,我上班前在粉底上揩一下,抹在脸上。要是有一部相机留下每天我卧室内的照片,那些东西部在一天天减少,看起来就好像有个隐形女友一样。反正人人都相信我有个女朋友,没人会发觉浴室里其实没有人,水是我开的。

又过了很长时间,工头找我去办公室,面带关切,莫名其妙给了我一天假,隔壁桌的两个女孩面带同情的看着我,鼓励我,像我这么好的男人,肯定能找到更好的。我才知道有人看到我一个人去看电影了,还看到我一个人坐了两个人的位子,在电影中间哭。

哦,原来我是失恋了,虽然那部片子很感人啊!

我简直想痛骂自己一顿,这是早就可以通往解脱的一条路,我早就该这么说啊!卫生巾和粉底太贵了,化妆品我都买了Channel的。我不知不觉这么过了好长时间,都没有钱付房租了!

我揪着自己的头发,很痛苦的样子,我看见她们又捂着嘴,用手护住鼻梁两边,向眼睛里扇风,背过头。终于,还是有一个人忍不住还哭了。

我没哭,我跟我女友没什么感清。

我又单身了,吃过两顿安慰饭之后,一切又回归了生活的平静,有女孩要给我介绍女朋友。

“他为她女友买专用的卫生巾呢!”她们不厌其烦的说,讲了很多我部不知道的痴情故事。是吗?那个介绍来的女孩偏过头来看一眼我。

我怎么办,我只能说,是啊,难道要我告诉她,浴室里没有人,水是我开的。

我跟那个女孩出去了两次,后来她委婉的把这事分了。

“你的心里空落落的,我感觉你还爱着她,我没信心取代这个位置。“她眼红红的。临走,还给我一拥抱。

这姑娘真有意思。我没有女朋友,浴室的水是我开的。但我不能告诉他。

后来就没人给我介绍女朋友了。

经她这么一点拨,我开始想念起我的前女友来,然后我想起来,我没有一个前女友啊,浴室里没有人,水是我开的。

又到了一年圣诞节,还是那个室友,和一个不同的姑娘出去了,我一个人在屋里上网。

我那时候想,不知道那一年圣诞节,我究竟是因为什么把浴室里的热水灯开呢?我一个人点着一根烟,在昏暗的灯光里,感觉很静,想了很久,突然想起来,原来我是在想象有一个女孩是属于我的。

没有抗拒这诱惑力,我打开灯,扭开热水,浴室里就雾气腾腾透出光亮,像一个神迹显现。这时候,我的室友搂着那个女孩回来了,他看着浴室,先是好奇,接着露出了惊讶和欣喜的神色。

“是她回来了?”

他旁边的女孩看起来高兴极了,对我室友说:“是你跟我说的那个吗,是他以前那个女朋友吗?”

两个人开心的不得了,在客厅里高兴的又蹦又跳,好像约瑟和马利亚。

“不,没有人。”我说,“浴室里的水是我开的。”

评论